假绿茶每天都在翻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空寂的病房, 她音色明晰,一字一句落入时玉龄的耳中。

  来之前时玉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这回面对言辞的时候她是真心在笑, 以为自己不仅大获全胜,还什么坏事都没干成, 良心不会不安。

  可她千算万算, 不曾想过,言辞并不拿她开刀。

  周遭的空气似乎凝固一般, 时玉龄深呼吸,许久, 语气颇带着几分不屑和嘲弄, “你是不是还没有认清自己。”

  凭什么一个小姑娘和她斗?她这些年在时家难道是白待的吗, 难道不知道平常登门拜访, 做客的人非富即贵,黑白两道皆被时家权势所控。

  她拿什么打官司。

  “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言辞后背微微往后面一靠, 姿态看似随意, “不会再受其他的威胁。”

  从江水里走过一遭之后, 仿佛在生死门关边缘徘徊一圈, 就算是个正常人精神也很容易接近崩溃, 更何况她只是看起来正常。

  目前为止, 时玉龄依然没有怕言辞, 对她的话甚至持有不屑的态度。

  不相信一个小姑娘能掀起怎样的风浪,就像不相信时参如今的心魔被她掌控一样。

  言辞说到做到。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联系律师。

  但时玉龄早有准备, 连给她找律师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就算她找到,也没有律师去接这个案子。

  太过于离谱。

  告时家大少爷强-奸罪,且不说赢的胜算有多大, 哪怕他们真的赢了,谁都无法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会不会遭到报复。

  每个人都是惜命惜财的,只有傻子才会为一个陌生人冒险。

  言辞没着急,一边养伤一边继续联系律师。

  碰壁很多次,才让她找到一个愿意提供法律援助的。

  律师名为周纵,海外留学归来,业界口碑和人气都不错,被他接下来的时候,言辞不是不意外的。

  对方为了照应她,直接来的病房。

  以为律师都是拿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正式模样,但言辞看到的周律师并不是如此,不知是不是来医院的缘故,才换的便装,休闲随意。

  第一次见面,他把果篮放下,做了自我介绍。

  言辞简单招呼,说:“周律师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

  “

  我以为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周律师微笑,“你看上去不到二十岁。”

  “差不多了。”

  二十来岁,已经有了孩子。

  不论身上的气质还是脸上的神态,都不像是小姑娘该有的气质。

  来之前,周律师显然是做过功课的,了解过时家以及她。

  他知道得这么清晰,言辞不无意外地问:“你知道得这么多,是和时家认识吗。”

  “不止认识。”周纵点头,“还有过节。”

  时玉龄确实有一手遮天的本事,然而高处不胜寒,时家的对头,并不少,只不过没有大事发生之前,没有人会站出来鸡蛋碰骨头。

  但如果出事的话,那些对头很有可能联合在一起,不遗余力地打击时家。

  周纵和时参没过节。

  让他有过节的人,是时玉龄。

  时玉龄早些年做的恶,比言辞想象中的要多很多,毕竟不是一个年代的人,而她艺高胆大,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破坏过别人的感情,也挡过别人的财路。

  她在贵妇圈维持的形象都是她自己想表现出来的,以前做过的事情,只有同辈的贵妇们才知道,但因为被她打击得多了,该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不怎么敢嚼舌根,因此她曾经那些败坏的风评也逐渐消失。

  单提她一嫁沈家,二嫁时家,两婚把两个最顶尖的豪门世家都踏足一边的做法,便可知手段不简单。

  “所以你愿意帮我?”言辞淡淡询问,“或者说,我们合作。”

  “光凭我们两个自然是不足以击垮时玉龄的。”周纵说,“她这人向来爱面子,我更希望她成为全城唾弃的对象。”

  作为律师,想的自然比言辞周到一些。

  不论这个案子是否成功,他都会让所有的媒体大肆宣扬一番,时家的大少爷是个强-奸犯,顺带,再将时玉龄的料有的没的扯出来。

  这年头的网络信息并不发达,只能通过纸媒让大家了解平日里不会接触的人。

  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算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让人欣慰的事情。

  开庭时间并没有拖延。

  按照周律师的说法,告人强-奸需要拿出一定的证据来,人证物证都行,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言辞没有确凿

  的证据,唯一真真切切存在的,只有他们的孩子。

  言辞拖着带病的身体,东奔西跑。

  身体没有得到很好的调养,再加上体质不好,经常发起烧来。

  时玉龄给她打过电话。

  骂她。

  显然,时玉龄已经知道她要做的事情了。

  只不过无能为力。

  一个平日里端着优雅气质的贵妇,在电话里歇斯底里,不顾一切地骂她是婊-子。

  因为情绪激动,甚至承认就是她让人带言辞父亲入的赌-局,并且洋洋得意,那个老父亲因为欠债太多,没多久就会被人追杀至死。

  一家人都是贱-命。

  “是啊,都是贱-命。”言辞握着手机,每一步走得很慢,凉风刺骨,她的声音也变得冰冷,“可是你的宝贝孙子是我的生的,那他也是贱-命,你们时家以后的血缘都和我脱不了关系。”

  一个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一个是匿于寒天中的隐忍。

  最无辜的,不过于尚且在襁褓里的孩子。

  生下来后,言辞没有去看过。

  唯一注意到他的一次是因为要验dna。

  他给言辞的作用只有打官司。

  唯一疼爱他的只有祖母。

  可惜时玉龄本身不是什么好人,又是拆分他父母的祸害,长大以后还不知是什么样子。

  “言辞。”时玉龄突然一下子冷静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为什么要发泄在别人的身上,一个是你的儿子,一个是你的男人,你怎么忍得下心。”

  “行啊。”言辞答得爽快,“那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放过他们,没准我大发慈悲愿意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呢。”

  她当然不可能做到一家三口的生活。

  而时玉龄也不会因为她的一句话去死。

  一个自己的孩子都不爱的女人,能指望她爱什么。

  和时玉龄撕破脸皮后,言辞感觉自己浑身格外轻松。

  慢慢地,她的脚步发轻。

  是气着了吗。

  时玉龄恶心她这么多年,没必要因为实话实说而气着。

  言辞摸摸额头,又看了看因为通话时间过长而用光电量的手机,拧眉,不得不折回头去找手机卖场充会电,然而环顾四周,熟悉的地方都变陌生了。

  陌生到她看迎面走来的一个人都可以想象成时参。

  膝盖倏地一下子,软了。

  大脑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还是撑不住体力的消耗,昏了过去。

  再醒来,人已经在家。

  是之前租的出租屋。

  乍看挺像,细看后又不像,里面的所有家具摆设都和她之前住的反过来。

  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时参个子高挺,身形精瘦得刚好,走路的声音却很轻,见她醒了,便走过来,抬手往她额上一覆。

  三秒后,他抽回手,说:“把药吃了。”

  言辞看他,“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我要去法院告你的。”

  他沉默三秒,说:“那你也得先把药吃了。”

  “……”

  她发烧了。

  这几天奔波的后遗症。

  言辞试了试自己的额头,确实有点热,不过这好像并不是她留在这里被他逼着吃药的理由。

  何况,他们现在的关系尴尬至极,孤男寡女相处一室,显然是不合适的。

  她想都没想,掀开身上的被褥,起身要走。

  双脚刚离地,头又忍不住晕眩,而时参,根本不需要多费力气就将她重新拉拽回来。

  “我不想欺负病人。”他说,“你乖一点。”

  言辞笑了。

  看看他,又看看药,总觉得哪里都突兀得让人发笑。

  她抬手,五指嵌入发间,看起来很烦躁地拢着长发,“长本事了,开始逼我吃药了。”

  时参修长的手指握着杯子,淡淡应一声:“嗯。”

  言辞没听他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她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穿了双雪地靴和厚实的保暖袜,但现在是赤脚的,也就是说,自己昏倒之后被他路过捡走后,不仅带回了家,还帮她把身上的行当给卸了。

  “脱袜子是给你散热。”时参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平静解释,“至于你其他地方,我没碰过。”

  “那你想碰吗。”

  他眉头轻拧。

  这女的最让人难耐的一点就是明明是在调侃但每次都是板着脸认认真真的询问,搞得人容易误以为事实总是那么一回事。

  “反正我是要告你的。”言辞说,“你再碰几次也无妨。”

  “在你心里我就这么禽兽吗。”

  “大可不比这么自恋。”她温声笑着,“你没在我心里。

  ”

  “是吗。”他慢慢应一句,突然凑身过去。

  言辞是坐在床侧的,眼前的光线突然被挡住后,下意识往后缩,一只手撑着,一只手想要去推他。

  下颚,被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捏着。

  两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她被迫抬起脸看他。

  双方眸色极深,谁也看不清谁。

  言辞看出他眼底很少显于形的狂热和克制,心头有一种预感。

  突然,她的两颊被他捏住,唇瓣被迫张开。

  时参把药喂进她嘴里。

  而后,平静地看了她一会,见她要把药吐出来,眉间浮现出不悦,干脆低头,亲自去封她的唇。

  喂的是中成药,苦味大,言辞本来就不想吃,被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假绿茶每天都在翻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昭阳司丞锦只为原作者王三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三九并收藏假绿茶每天都在翻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