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放开。https://”

  她已经是第五次吼他了,可是眼前的男人依旧拽着她手腕不肯松开半分,乔宝儿气得就想趁他生病打他一顿。

  “君之牧,我去拿个温度计和退烧药,我不跑。”她表情复杂地强调一句。

  可是他大爷就是当作没听到。

  “喂,你很重,你自己站稳,别压着我……”

  “死人君之牧,你别以为我不会发火啊……哎呀你大脑袋别靠过来,你别弄我脖子,你胡渣扎得我很痒啊,你走开,走开……”

  然后他嗓音低哑只说一句,“你很吵。”

  乔宝儿身心疲惫啊。

  死冰块只知道折磨她,哎终于将这大爷拖到了床上。

  最后那一下,她很用力将他沉重的身躯推到床上去,有点报复的意味。

  看见他就来火了。

  如果不是他现在病得跟条咸鱼一样,她真的会一气之下去浴室拿盆冷水伺候他,可恶!

  床上的男人侧躺着没了动静,乔宝儿皱了皱眉凑近他一些。

  君之牧身材欣长高大,躺在她1.8的床上也觉得这床不够用,黑色短发凌乱,阖着双眼,冷峻的脸庞比平时少了一份凌人气质,鼻梁挺直,薄唇有些干,再凑近一些能感觉到他轻缓地呼吸,呼出的气都带着热。

  “手术之后就没听他生病,不知道跑去哪里折腾,活该。”

  乔宝儿看着他憔悴的脸,心情顿时有些复杂,尤其看见他眉宇紧皱着,估计他头痛。

  替他将皮鞋和外套脱掉,拿了她的天鹅绒被子,想要给他盖上,可是视线停在他的腰间那条皮带。

  解男人的皮带,听起来挺暧昧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解过他的皮带……

  乔宝儿内心五味杂陈,面无表情地帮他把皮带解掉。

  “那么多人可以祸害,非要来我家祸害我……”她越发怨念。

  被子很用力地盖在他身上,手背不小心接触了一下他热烫的体温,隔着名贵丝质的暗紫衬衫也能感觉到他整个人烧得厉害。

  乔宝儿心情很矛盾,她一方面很怨恨他,可是又心软。

  拿了温度计给他探热。

  五分钟后,乔宝儿盯着手上显示的39度温度计,神色严肃了起来。

  她素来对高烧很谨慎,或者说有点怕,因为唐聿小时候试过高烧40多度,之后他得了自闭好几年都不开口说话,自此她觉得感冒发烧温度过高对身体影响很大。

  拿了退烧贴贴在君之牧的额头上,顺便在他的后脖子也贴了好几张,家里还有一些酒精,她很熟练的拿了些棉花团沾了酒精,想脱掉他的衬衫,给他物理降温。

  可是,让她很恼地是君之牧不大配合。

  “手伸直,把衬衫脱了……”乔宝儿使劲拽,可这人就算是生病了还是很沉很重地,衬衫被他压着,只脱了一半。

  乔宝儿瞪着他熟睡的侧脸磨牙,最后认命放下另一支手的酒精棉花,爬到床上去凑近他,想着一点点把衬衫扯出来。

  可是这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刚爬上床,都还没站稳呢,就被他双手一搂,很自然地拽到他怀里,死抱住了,不肯放了。

  “喂——”

  娇软的肌肤紧贴着他精壮结实的胸膛,她的脸颊被他传染地也红了一片,君之牧力气很大,就算生病了也推不过他,尤其他现在像只无尾熊似的巴着她,乔宝儿简直绝望。

  “我告诉你,你再不放手我就咬你了。”

  “君之牧你高烧不降温的话,你脑子会烧坏掉。”

  她的声音附在他耳边,先是警告,然后跟他讲道理,可是没用。

  君之牧当她是一个抱枕,紧抱着她好像能舒缓一些身体的高温痛楚,乔宝儿被他双臂勒着极不舒服,而且他有个坏习惯……哎啊把他的头埋到她脖颈,他憔悴的胡渣弄得她肌肤很痒,乔宝儿最怕痒了。

  而他,他好像真的睡着了。

  漫漫长夜,乔宝儿真的过得很痛苦煎熬。

  睡得很沉,仿佛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适安心了。

  直到半夜,半夜朱小唯突然惊醒,严格来说,她是被一些声音吵醒的。

  因为她长期一个人居住,所以晚上特别谨慎,脑子迷糊还没记起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掀开被子感觉身上一阵凉意,噢,她身上没穿衣服了。

  只剩下一套内衣,她明明没有裸睡的习惯。

  不过现在也不理这些了,拿了一件浴袍披在身上,全身的细胞警惕的她家厨房那些奇怪乒乒乓乓的声音。

  第一个想法是家里进贼了,可是哪个贼会到她家厨房那里去折腾。

  紧握着手机时刻准备好了要报警,不过想了想,还是勇敢地轻手轻脚走近瞧一眼,很快,朱小唯发现她家客厅所有的灯都是敞亮的,厨房那边是一道非常熟悉的身影。

  “你、裴昊然你怎么会在我家?”她开口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昭阳司丞锦只为原作者陆思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思君并收藏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