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裴昊然将那大碗牛肉面吃个精光,味道好极了,身心满足。https://

  抬头看去,客厅那边的朱小唯病殃殃一脸菜色,她像是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幸好她很老实不用哄自己在喝水吃药。

  “还有没有发烧?”

  裴昊然走了过去帮她收拾碗筷,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表情,盘算着要不要逮她去医院。

  “量了,37度已经不烧了,就是头有点重可能感冒……”

  小朱说话鼻音有些重,迟钝的看着这男人拿着碗筷去厨房那边准备刷碗,由于习惯了被奴隶,她几乎下意识的就起身,“我来洗。”

  裴昊然披上围裙,扭头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她,“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家的碗刷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冬天现在水龙头的热水没了,你不习惯厨房的工作……”

  小朱弱弱地解释一句,以前她在他家当保姆,哪敢让他大老板动手呢。

  “我一个大男人还怕碰冷水吗?”

  裴昊然板着脸,好像有点嫌弃她太唠叨了,“回床上去躺……刷碗这么简单,你杵在这里监督,你是怀疑我的工作能力?”

  “我没有。”

  朱小唯闷闷地回一句,她哪敢怀疑他。

  瞧他的背影披着围巾,还有模有样的,不过他洗洁精好像放太多了,忽然心底觉得有些好笑。

  算了,转身回自己卧房去。

  她习惯了一个人住,平时她家很冷清,距离上一次有男人进她家厨房那是唐聿,唐聿的厨艺很好,拿刀铲洗碗都一气呵成,那次看见唐聿在厨房炒菜是帅了她一脸,裴昊然跟唐聿简直没法比。

  可是她现在觉得,裴昊然笨手笨脚刷碗更加让她深刻,躺下床,闭上眼睛,挥之不去的都是他的身影。

  大概是因为她喜欢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地喜欢他很久了。

  吃了药,朱小唯想她一觉醒来肯定就能好了。

  所以她现在大脑里一阵阵的钝痛,忍着没有跟他说。

  自小习惯了被母亲嫌弃,继父他们欺负,习惯了要坚强,当别的女孩哭着撒娇的,她知道自己哭够了就应该去买药处理伤口,因为没有人会哄她。

  忍着太阳穴传来疼痛,想起了她平凡的童年那时候的灰头土脸被人欺负,大脑沉沉地,不知不觉入睡了。

  而厨房那边的裴昊然刷两个碗,三个盘子居然花了半个小时。

  他一遍遍的冲水,不断的怀疑自己洗的不够干净,然后很悲剧的又把厨房弄得到处都湿了,又要去找拖把。

  心里第一个想法,平时朱小唯做家务活真累。

  裴少爷好不容易折腾完,去客厅沙发那边喝一口热茶,抬头看一眼电视柜旁边的时钟,发现已经凌晨4点了。

  三更半夜,他一个大男人待在一个女人家里……

  视线朝卧房的方向看去,沉默了三分钟,随后他站了起身。

  他知道朱小唯那笨蛋喜欢自己,但他怕给不了她幸福,如果再这样拖拖拉拉,他会害了她,而且关蕾那脾气保不准以后还会找她麻烦。

  那天他也并不是想辞退她,只是不想再给她平静的生活带来麻烦。

  之前朱小唯吃的感冒药放在茶几上,他站身的动作有些急促,腿碰了一下茶几上的一盒药掉在地板上。

  裴昊然捡起来,他随便的扫了一眼,立即注意到感冒药过期了。

  “笨蛋朱小唯。”

  他叹了口气将手上的药扔到垃圾桶里,“都过期半年了,居然还留着。”

  也没有多想,直接进了她的卧房,当大手放在她额头上时,裴昊然发现这笨蛋女人又开始发烧了。

  他凑近她耳边唤了几声,可床上那女人除了不舒服地翻了翻身之外,没有醒来。

  裴昊然站在床边犹豫,放任她熟睡,还是暴力摇醒她?

  温度计显示38度,如果后半夜继续发烧的话,她那不灵光的脑袋会变得更加蠢。

  可现在瞧着她侧着脸,发烧的缘故脸蛋有些绯红,阖上眼,睡得一脸恬静的样子,他下不了手叫醒她。

  “女人都这么麻烦。”他低语地抱怨一句。

  其实裴昊然处理事件向来很冷静利索,就算以前跟关蕾的特殊关系,他也能立即拒绝或一口答应,这样思前想后,倒不像他的性格。

  最后裴昊然决定出门到附近的药店买些新的退烧感冒药回来。

  他来的时候是坐着助理开的车,现在凌晨4点多要出去想找出租车都不容易,在附近逛了一圈,24小时的便利店没有药卖,徒步走了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了一家大的药房。

  裴昊然返回她的公寓时已经是清晨5点20分了。

  他端了半杯温水,准备去卧房把人挖起来吃药,刚到床边,床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昭阳司丞锦只为原作者陆思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思君并收藏首席宝贝要甜宠乔宝儿君之牧最新章节